发布时间:09-19 / 2018 浏览:
当前位置:首页主页 > VR资讯 > 在谷歌的危机关头,拉里·佩奇去哪了?(2)

在谷歌的危机关头,拉里·佩奇去哪了?(2)

那现在佩奇整日都在忙些什么呢?据认识他的人透露,现在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自己位于加勒比海上的一个私人小岛上。但这并不是说年仅 45 岁的他已经过上了退隐生活,他仍然负责监管 Alphabet 旗下各个子公司的发展,

那现在佩奇整日都在忙些什么呢?据认识他的人透露,现在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自己位于加勒比海上的一个私人小岛上。但这并不是说年仅 45 岁的他已经过上了退隐生活,他仍然负责监管 Alphabet 旗下各个子公司的发展,尽管他的参与具体达到怎样的程度、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我们可能并不清楚。另外,据知情人士透露,佩奇偶尔会与另一位 Google 联合创始人布林(现任 Alphabet 总裁职位)一起出席公司在加利福尼亚山景城总部每周五举办一次的 TGIF(Thank God It's Friday) 会议上。据一些现任 Google 员工表示,佩奇有时会亲自回答员工提出的一些问题,但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将这些问题交给皮查伊和其他公司领导来解决。现在的佩奇可以说只是将精力投入在了少数几个让他非常着迷的项目(例如在 Alphabet 的秘密研究实验室 Google X 中进行的一些类科幻式探索和尝试)之中。

回想 2011 年,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将 Google CEO 职位交给佩奇之时,佩奇仿佛是将这一挑战看作是一个工程难题去解决。他每周工作 80 个小时,如饥似渴地阅读大量的领导力书籍,并且研究那些管理学偶像的做法,例如 Bill Campbell 和沃伦·巴菲特。但是,慢慢地他对这种监督运营的乏味性感到厌倦,他的思维更适合用于研发,而不是研究公司损益盈亏。据最近从 Google 离职的一位高管回忆,在公司会议场合,当话题讨论中心从核心技术转向乏味的企业管理问题时,你会发现佩奇的眼神会变得有些“呆滞”。这位高管回忆道,有一次在会议上,当大家所谈的内容偏离了佩奇所关心的一个话题时,他曾这样说道:“你们说的这些真的很无聊。”除此之外,佩奇也没有兴趣就公司管理层形成统一的政治和管理理念而做出努力。据一位 Google 前高管回忆,之前在 Google“L 团队”(Google 员工对于佩奇执行管理团队的称呼)内部曾爆发过一次激烈的争论,必须要由佩奇亲自出面才能调解。但佩奇却对他的副手这样说道:“难道你们就不能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吗?”

据两位 Google 前副总裁表示,佩奇任职期间,Google 在人工智能和大型设施方面进行的投资策略都极具先见之明,有助于存储 Google 不断增长的数据储备信息,但这份工作也对他的健康状况产生了负面影响。20 世纪 90 年代,佩奇被诊断出患有声带麻痹,这是一种神经疾病,能够影响到声带的正常活动,最终可能只会发出嘶哑的低语。2013 年,佩奇在一篇帖子中写道:“谢尔盖说这样一来我可能会成为一名更优秀的 CEO,因为我遣词用句会更加谨慎。”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佩奇不再参加公司的电话财报会议。

2015 年,公司重组,皮查伊晋升为 Google 首席执行官,佩奇转而担任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首席执行官。这也许是有史以来最聪明的退休计划:一方面可以保留对自己这一心血产物的控制权,另一方面他又不必承担大部分的责任,让自己可以更自由地专注于未来“疯狂”而又“天马行空”的科技研发之中。佩奇自己参与投资了三家致力于从事自动驾驶飞行设备的公司,另外他对 Alphabet 的各种机器人项目也非常痴迷。据之前参与过 Google 光纤(Google 公司在堪萨斯州和密苏里州试点光纤通信建造高速互联网基础设施的一项实验性项目)项目的一位经理人员透露,几个月以来,佩奇与 Google 光纤项目的相关负责人一直保持每周一次的见面和会谈频率,为找到实施这项服务的技术解决方案而集思广益。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始于 2015 年的代号为 Heliox 的臭鼬工厂项目对交通运输领域进行了童话般的重新构想。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团队在美国宇航局之前位于湾区的一个机库内建造了一个相当于地铁车辆宽度的塑料管道,沿着一条环形轨道蜿蜒而过,旨在通过氧气和氦气涡旋快速向前推进那些骑行者。Heliox 就是那种能让佩奇痴迷其中的项目,体现的是一个充满想象力和奇妙的机械设计的太空时代概念:项目愿景是要将这一管道系统延伸到空中数百英尺高度的距离,以 Google 山景城总部园区地面入口,到旧金山以北 35 英里处的一个出口结束。这听起来很像是自行车版的 Hyperloop。

但是,这其中许多项目,包括 Heliox 都已中途夭折或失败告终。有些投资者对于这些 Google 核心业务之外的投资项目感到焦虑,作为 Alphabet 的首席执行官,佩奇不得不做好这些人员的安抚工作。现在,Alphabet 几乎所有的支出都流向了 Google。几位知情人士透露,公司之前的 L 团队现在已经逐渐缩小成为一个名为“AlphaFun”的小圈子,佩奇近年来与 Alphabet 子公司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松散,在公司内部很难找到一个可以说是佩奇明确参与其中的新项目。Google X 实验室的一位前任经理人员表示,佩奇出现在办公场所的频率非常低,偶尔来一次感觉就像王室成员出访一样。但是,Sidewalk 实验室首席执行官 Doctoroff 对这一说法提出了质疑,并表示佩奇现在仍然“积极参与”公司事务,每周他们都会进行视频聊天,并且在 7 月份,佩奇刚刚造访了 Sidewalk 位于多伦多的一个项目现场。虽然佩奇有数月的时间没有到过 Sidewalk 的纽约总部了,但 Doctoroff 表示,尽管如此,他们之间一直没有间断交流,一直就包括“动态路面”和“交错层压木材”等各种各样的想法进行讨论。

这段时间, Google 内部成员一直有这样一种感觉,那就是相对于公司未来主义项目的发展来说,解决公司目前面临的这些问题似乎更为紧迫。长期以来,Google 的对外事务一直都是由施密特承担,他在1 月份卸任执行总裁之前,也一直乐此不疲地面向国会和批评者为公司进行辩论。过去两年在一些关键性时刻,例如对于特朗普总统 2017 年移民禁令进行抗议以及今年春天 Google 与五角大楼在人工智能项目合同方面产生的分歧,出面解决的都是皮查伊和布林,而不是佩奇。

对于佩奇这样一位创始人兼 CEO 来说,这样的做法似乎有些古怪,但相比马斯克在视频直播中的口无遮拦来说,佩奇的缄默不语不失为一种更为可取的做法。据一位佩奇的忠实拥护者表示,佩奇这种鲜少露面的高隐私度做法,不仅仅是他个人的选择,也是公司经过深思熟虑后达成的一项策略。21 世纪后期,Google 迅速崛起,在美国搜索市场份额占到了 70%,推出了你所能想象到的各种新业务。在这种时候,公司内部的一些人认为有必要对佩奇的对外形象进行适当的调整。因为他们留意到在微软公司长达三年的反垄断诉讼事件之中,比尔·盖茨成为各大媒体调侃和讽刺的对象,他们不希望佩奇成为类似的角色(既是公司的吉祥物,也会成为攻击公司的一个目标)。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