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10-25 / 2018 浏览:
当前位置:首页主页 > VR教程 > 科技日报:新兴产业涌现 大学学科教材严重滞后

科技日报:新兴产业涌现 大学学科教材严重滞后

600万、700万、800万! 一方面,高校毕业生人数年年攀升;另一方面,新兴产业的优秀企业疾呼招不到合适的人才。优秀人才的供需矛盾日益突出。 国家战略新兴产业都有各自领域的技术体系。如何找准这些技术体系中的节点和支点,借助本国优势,有针对性地培养

  600万、700万、800万!

  一方面,高校毕业生人数年年攀升;另一方面,新兴产业的优秀企业疾呼招不到合适的人才。优秀人才的供需矛盾日益突出。

  国家战略新兴产业都有各自领域的技术体系。如何找准这些技术体系中的节点和支点,借助本国优势,有针对性地培养出一大批拥有新知识结构和创新能力的新型人才,才能真正在未来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实现弯道超车。

  然而,现实很骨感。很多高校不仅没有针对性的教材,而且还停留在几年前、甚至更早时间的水平。新知识、新技术、新应用还不能及时地反映在教材之中。

  人才是创新型国家建设第一资源,高等院校的课程又是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渠道和着力点。然而,很多大学在相关学科设置、课程内容更新中行动迟缓,甚至严重滞后

  3月初,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教育界一线知名学者、专家,以及莘莘学子,探索“破题”思路。

  新兴学科创建应以国家战略为风向标

  德国提出“工业4.0”国家发展战略的同时,马上对职业院校的教育进行改革,以培养下一代所需人才。特别是在专业上提高数学、信息、工程等比例;课程设置凸显对数字信息能力的培养,提高职业技能人员数字化智能系统的运用;课堂教学方式突出学生在数字化学习中的主体地位和实操运用,提高知识迁移能力。

  相形之下,我国在部署《中国制造2025》发展规划后,有关部门尚未对高等院校、职业院校等工科教育体系提出相应调整措施。

  从北京理工大学毕业的杨涛博士创业很成功,主业做与旅游相关的虚拟现实产品。他对记者说:“北理工大在创建新兴专业时,主要是按照国家战略发展方向、对未来预测评估而定课程内容。十多年前,学校就设立了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课程,学生毕业找工作时专业紧俏而对口、待遇也不错,深感课程设置占了很大优势。”

  这种做法在我国高校中尚属少数,很多大学对学科及课程内容的调整更新,并无“强烈意识”与国家战略紧密结合。

  中国教育学会副秘书长高书国研究员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国家相关部门应配合国家战略的部署统筹引导各大学,将大学课程内容改革提到重要日程。建立企业大师与高校名师相互结合、融合,共同参与课程开发。让最先进的知识、技术、工艺体现在高等学校课程体系中,进入高校课堂。”

  但与之不相适应的是,有的大学新增学科后,反倒给学生毕业带来“麻烦”。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院长康飞宇直言:“起初学院设置了一些新兴专业与交叉学科,但学生毕业时发现,在学位系统目录里没有所学专业的代码,如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所以不得不改回系统既有的。而且有的招聘单位人事部门对新专业以不识为由干脆不接收等。”

  他建议,相关部门在设定学位、学科方面要跟上国家发展步伐,特别是在引导推动本科、硕士阶段学位体系方面,要应社会所急,多为将来学生就业及用人单位着想。

  亟待多元化共享模式更新教材内容

  有位大学生曾做过一份面向6省12所大学(包括福州大学、福建农林大学、贵州大学、长安大学、厦门大学、重庆大学等)在校生的调查。结果显示:55%的同学认为大学专业课程设置不合理;与社会需求脱节是造成大学生就业难的主要原因;而且课程设置并未考虑到内容是否满足社会发展的要求。

  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学院和计算机学院博导王涌天教授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自身担任科技部信息领域相关重点研发专项专家组的成员、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VR与AR标准工作组组长,所以在教学工作中,会及时将国内外本领域发展的最新动向更新补充到讲义PPT中,并介绍给学生。

  当记者问及“是否可把这些新的内容编成教材”时,一些老师表示“在时间上恐怕来不及,而且成本较高”。为推进课程改革,2017年7月国务院在教育部设立国家教材委员会,旨在全面加强各级各类学校课程与教材建设。不过有人担心,若以按部就班编写教材的传统模式,恐怕一时不能应对现在形势的迫切所需。

  高书国说:“广大教师是大学课程改革的主要参与者和主体。建议成立专门的新兴学科课程开发与课件汇集统筹专家小组,通过网络在大学间建立教师分享教学课件内容激励机制,构建理论库和案例池。前者可以精准稍慢些形成,后者则不断吸纳更新内容,形成多元化共享模式更新教材内容,以带动高校整体前沿学科水平。在编写新兴学科教程时,要积极探索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的新模式,使课程开发和人才培养能力适应制造业强国和高等教育强国建设需要。”

  强化教学研究建立教师评价新体系

  “大学培养创新型人才,重点不单在于设置学科,而是要有一批‘牛人’来构建。美国伯克利大学很早就设立了‘人工智能’专业,并打造成世界顶尖学科水准。靠的是很牛的学科带头人引领,并同一些获‘图灵奖’的专家通过攻克前沿课题为教学积累指导经验。”前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国际计算机研究所科学家、清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奇峰博士对记者说。

  当前我国正在进行创新型国家建设,大学在建设创新型国家中肩负着重要使命。一方面是直接参与科学研究与科技成果转化;另一方面是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实施人才强国战略。但有些大学却出现了错位或偏差。

  “本校知名教授给你们上课的机会多吗?”这个问题在2017年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面向全国31个省份教科院所,进行的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中,得分倒数第二。

  为研究课程改革中教师教学能力,曾有一份对陕西省部分师生进行的调查显示:科研优先的评价政策致使教师对教学不够重视,影响了教学能力的发展和提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博士说:“当前我国大学教育的问题是,普遍重学术研究,轻教育教学,这是大学课程设置老化、教学内容陈旧的根本原因,是大学基本管理制度、办学制度的问题。”

  常州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院研究员徐高明表示:“现行的学校制度设计和学术环境明显都倾向于科研而不利于教学。在教师的职务晋升、晋级和学术地位的确立中,科研具有举足轻重的分量,而教学在无形之中已被‘矮化’。在强大的学术氛围和利益驱动下,教师已不把教学当作应尽义务,也不愿积极投身教学改革。”

  如何改变这种现状?熊丙奇说:“这需要大学建立由教授委员会、学术委员会管理课程设置,评价教师的教育能力与贡献,而非目前由行政管理课程设置以及评价教师。”

  输出人才应注重创新竞争力

  “最近,你的公司是否招用人工智能专业的大学毕业生?”

  “没有。因为觉得他们几乎什么都不会做,就要很高的工资。我宁可招一些不是这个专业人,然后亲自培训他们。”一家国内知名人工智能企业的创始人直言不讳。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