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09-19 / 2018 浏览:
当前位置:首页主页 > VR资讯 > 在谷歌的危机关头,拉里·佩奇去哪了?

在谷歌的危机关头,拉里·佩奇去哪了?

原标题:在谷歌的危机关头,拉里·佩奇去哪了? 编者按:Google 创始人之一拉里·佩奇在公众心目中

原标题:在谷歌的危机关头,拉里·佩奇去哪了?

编者按:Google 创始人之一拉里·佩奇在公众心目中一贯就是沉默、低调的形象,这本来似乎是一个加分项。但对于 Google 面临的众多争议,在 Google 的一些危机关头,他仍然不出现、不表态的做法引发了越来越多的质疑。尤其是最近佩奇缺席参议院听证会,引发了更多的口诛笔伐。

拉里·佩奇(Larry Page)平时就不怎么露面。这位 Google 的联合创始人以及当之无愧的领导者因其对空中出租车以及太空电梯的疯狂押宝而为人所乐道,但近来他并没有如期出现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9 月 5 日,参议院外国选举干预情报委员会在国会山举行听证会,佩奇本该与 Twitter 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以及 Facebook 首席运营官谢乐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一起出现在听证会现场,但他最终并未出席。在听证会现场,我们可以看到在多尔西和桑德伯格旁边为他预留的黑色皮椅,空空荡荡。在桌子上空白的记事本和消音麦克风前放置着“Google”标志的座位卡,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与会者佩奇的缺席。与会的参议院议员对于佩奇的缺席行为一再表示谴责,佛罗里达州议员Marco Rubio 指责佩奇及 Google 态度“傲慢”,缅因州共和党人 Susan Collins 表示这种缺席行为让人“愤慨”。参与报道此次听证会的新闻媒体也时时将摄像机对准那个空落落的座位。

距佩奇与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两人共同创立 Google 至今已有二十年之久,现在的 Google 可能已经进入了最危险的发展阶段。诚然,公司收入保持不断增长的势头。诚然,自动驾驶汽车业务Waymo 以及 Google 公司“其他所有的押宝”拥有了他们寻求重磅突破性进展的所有所需资源。但Google 旗下不断增长的各种产业也正是 Google 所需要承担的最大责任之所在。全球各地都能找到对Google 持批判甚至贬低的人群,他们要求 Google 分拆搜索广告业务。今年夏天,欧盟对 Google 处以 51 亿美元罚款,原因在于 Google 涉嫌非法迫使智能手机制造商安装其应用程序:公司免费向手机制造商提供安卓移动手机操作系统,但将该系统与“排他性协议”捆绑。如果手机制造商想要使用 Google Play 应用商店,就必须安装 Google 的浏览器和搜索引擎。另外,由于俄罗斯涉嫌操纵 Google 旗下平台 YouTube 干预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美国立法者也正在探求相关的管控措施。众多的挑战使得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未来蒙上了阴影,也是因为如此,在这场备受瞩目的听证会上,佩奇以及 Google 的缺席才更加让人感到惊讶。佩奇辞去 Google 首席执行官职位转任Alphabet 负责人之后,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担任起了最新的Google CEO一职,但他同样也拒绝出席这一听证会。来自弗吉尼亚州的一位民主党参议院 Mark Warner 希望佩奇能够出席听证会就 Google 当下存在的负面影响做出回应,他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做,缺席听证会会损害到他们的名誉,不仅仅是损害了他们在政策制定者心中的名誉,也会损害他们在许许多多Google 用户心中的名誉。他们到底有什么要隐藏的?”

其实,不仅仅是在华盛顿的政策制定者们,在硅谷科技圈,人们也开始产生了这样的疑问:佩奇去哪里了?长久以来,佩奇似乎一直远离公众视线,保持着计算机科学家静静思忖各种技术问题的姿态。相比出现在聚光灯下,他更愿意将精力投入到各种疯狂的想法以及项目之中。佩奇与其他科技公司创始人或CEO (例如马克·扎克伯格)的风格不太相同,自 2013 年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产品发布会现场或者是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并且自 2015 年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接受过新闻采访。他将 Google 的日常决议权都交给了皮查伊和众多的公司顾问。但最近我们对佩奇的同事和一些亲信(其中大部分人都要求匿名处理,因为他们担心受到公司惩罚)进行了一系列采访,从他们对于佩奇的描述中我们可以发现现在的佩奇似乎比以往更加离群,接近于一种名誉退休状态,公司大部分人都看不到他的踪影。佩奇的支持者认为他仍然参与公司事务之中,只是他沉醉于未来的技术解决方案之中,无暇顾及 Google 当下所面临的问题。一位在 Google 工作多年的主管人员在离开公司后表示:“去年一年,Google 并没有就如何处理这些问题给出有力的答案,如何更加关注社会影响力,而不是一味地强调技术。”

在这场参议院听证会召开之前,Google 其实已经躲过了当下堆积在社交媒体平台(尤其是针对Facebook)巨头身上的蔑视和鄙夷情绪。但其实,相比其他任何科技公司来说,在开辟前所未有的数据挖掘策略以及创建一个用户在线和离线信息以及状态都能被追踪的世界方面,Google 在这其中发挥的作用要更大一些。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搜索引擎从中脱颖而出,创造出了这样一种商业模式,即每次与其软件的互动都能为其计算大脑数据库以及收益提供支持。佩奇并不是出于这个原因才创立的Google,他只是将收入看作是促进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发展的一种手段,但他的成功确实为创建一个新系统铺平了道路。在这个系统之中,你可以对用户的兴趣和位置进行准确的定位。Roger McNamee早期曾参与投资过 Google 和 Facebook,但现在对两家企业却颇有微词,他说道:“到目前为止,Google 可以说是非常幸运,因为 Facebook 在这方面的失败已经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但其实两家企业都同样糟糕。Google 这次缺席听证会,对于 Facebook 来说是一件好事。如果你是 Google 的股东,那你应该大发雷霆才对。”

Alphabet 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向听证会提议由公司全球事务负责人出席听证会,“佩奇需要专注于公司的其他事务和一些长期性的技术问题”。Alphabet 表示对于彭博社提出的问题,他们已经提交给公司城市基础设施部门 Sidewalk Labs 负责人 Dan Doctoroff(之前曾任《彭博商业周刊》母公司Bloomberg LP CEO 职位)。对于佩奇是否有责任出席听证会,就 Google 当下面临的一些紧迫性挑战发表公开言论这个问题,Doctoroff 拒绝回答,并表示他们还没有就本次参议院听证会所引发的问题进行讨论。

在这之前,佩奇低调的态度以及鲜少露面的行为可以说是他的加分项,为他赢得了不少赞许的目光,也强化了他作为 Alphabet 主要带头人的正面光环,但他最近缺席听证会以及对公众的疏离却让人不得不开始质疑,谁才是引领 Google 度过这场危机的正确人选。多尔西和扎克伯格作为 Twitter 和 Facebook 的代表人都参与了这次听证会,之后也多次就他们平台所产生的这种意料之外的影响而反复道歉,并郑重表示解决这些问题是他们现在所面临的首要任务。相比之下,佩奇并没有发表任何的道歉声明,也没有公开表明公司计划如何解决当前所面临的这些问题。所以,大家现在所关注的一个问题是,无论是对于股东、对于公司员工还是对于这个社会来说,他是否有这样一个责任来重新回到聚光灯之下,回到舞台之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