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04-04 / 2018 浏览:
当前位置:首页主页 > VR体验 > VR设备 > 2019 年对 VR 设备的五个期待

2019 年对 VR 设备的五个期待

【编者按】遥想2015前后,人人都喊VR、AR的元年已来,创业团队进场,资本入资,媒体炒作不断。没想到,不过一年,国内就VR市场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降温和洗牌。曾如雨后春笋版出现的上百家VR创业公司暴露了技术短板的问题,而良莠不齐的内容市场也无法看到消

  【编者按】遥想2015前后,人人都喊VR、AR的元年已来,创业团队进场,资本入资,媒体炒作不断。没想到,不过一年,国内就VR市场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降温和洗牌。曾如雨后春笋版出现的上百家VR创业公司暴露了技术短板的问题,而良莠不齐的内容市场也无法看到消费市场的赢利点。

  然而,进入今年,国内外涉足VR领域的科技公司似乎正迎来新的变化。据了解,3月1日,在北京一中院审理一起故意杀人案时,法庭就采用了最新开发的“出庭可视化系统”。目击证人头戴VR眼镜,带领法官和旁听人员一起回到模拟的案发现场,回忆当时发生的血腥惨剧。

2019 年对 VR 设备的五个期待

  原来,VR设备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社会生活。近日,外媒作者Ian Hamilton详细讲述了无线、超高分辨率和眼部追踪等新技术对下一代VR设备产生的影响。他详细描述了这些新技术的实现情况,并进一步对头戴式VR设备接下来的发展进行了预判。

  以下为原文:

  在今年的拉斯维加斯 CES 上,我们领略了多种新技术。 无线、超高分辨率和眼部追踪等技术都展示了各自的潜质,以及想要大力改善 VR 设备的雄心。

  然而,这些技术都是分别在不同的产品中独立展示的。想象一下,如果 Facebook、Google、微软、亚马逊或者苹果这样的公司把这些独立的技术整合到一个产品上会发生什么?如果这些公司能够降低 VR 系统的整体成本,同时又能提升沉浸感,那么这将降低 VR 设备在无数普通用户中普及的门槛,将催生 VR 产业的爆炸式增长。

  到2018年,我们在一些 VR 眼镜(比如 Vive Pro)中看到无线、眼部追踪和超高分辨率等技术的应用,但我们并没有看到有谁能够将以上技术集成在一台设备上且保证设备的价格低廉。尽管我们希望今年就能够达成,但就现实而言,可能多半要等到2019年。

  当然,制造商在设计硬件时必须要进行一些折衷。同时,当工程师深入了解无线标准、眼部追踪解决方案以及超高分辨率显示器的功能时,他们可能会遇到阻碍,因为将这些技术集成在一起并非易事。尽管面临一些困难,但这些科技巨头正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而我提到的一些功能已经能够在 VR 设备上运行。接下来我们来看看 VR 设备在2019年会是什么模样。

  眼部追踪

2019 年对 VR 设备的五个期待

  人类对眼睛正面物体的识别度最高,通过对眼睛正面的区域进行识别从而认识这个世界。而除了正面区域之外,还有边缘区域。人类通过余光可以检测到边缘区域中物体的大致轮廓,但是无法获得详细信息。当边缘区域中的物体吸引人类时,人们通过转动眼球将边缘区域转变成眼睛正面的区域,从而获得更多细节。

  VR 眼镜中的眼部追踪技术可以利用以上知识来做一些所谓的“凹凸渲染”,这样可以更有效地将视觉效果传递给你的眼睛。该系统将直接在你的眼球前面呈现出最详细的画面,而在边缘区域减少画面细节。只有当 VR 眼镜知道你的眼睛所指方向时才能实现这样的功能,因此眼部追踪可能是下一代 VR 眼镜的关键组成部分。 苹果公司在去年收购了眼部追踪公司 SMI,它有效验证了这项技术,同时迫使其他与 SMI 合作的公司寻找其他像 Tobii 一样使用的解决方案。

  眼部追踪技术增强了 VR 设备的社交性,并彻底改变了与虚拟对象交互的方式。此外,眼部追踪技术能够准确识别到用户的关注点,从而提升 VR 设备的使用效率。

  更高的分辨率

2019 年对 VR 设备的五个期待

  Michael Abrash 在2016年末对 VR 进行了5年预测,2019年将是他预测时间轴上的第3年。

  如果你也对一些 VR 设备的“纱窗效应”心存不满,那么你肯定很乐意体验三星的 Odyssey 或者HTC的 Vive Pro。它们提供1440 x 1600的高清显示能够减轻你看到的虚拟世界中充满方格的不良体验。但是,这些眼镜目前还没有完全消除这种感觉。估计要等到2019年,VR 眼镜才能大幅度提高分辨率。

  到目前为止,VR 眼镜制造商非常依赖三星的高性能 OLED 显示器,但与此同时,其他一些公司也在快马加鞭,渴望为 VR 眼镜提供他们的解决方案。比如有一家名为 Kopin 的公司在 2018 CES 上展示了一个以每秒60帧的速度显示2000 x 2000像素的显示器。虽然每秒60帧的闪烁频率并不能完全符合你在 Rift 或 Vive 看到的每秒90帧的平滑度,但 Kopin 确信他们可以使其显示器以更高的帧速率运行。

  无论是 Kopin、Varjo,还是其他提供更高分辨率VR 眼镜的公司,我们只关心其产品在提供更好分辨率的同时是否支持眼部追踪功能。中心凹形渲染对于提高分辨率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它可以让系统架构师使用低成本的显卡,只在你注意到的地方呈现更多细节。如果制造商已经在 VR 眼镜的高分辨率显示器上花费了很多钱,那么可以使用更便宜的显卡来节省一些成本。

  更低的价格

2019 年对 VR 设备的五个期待

  低价格并不是一个产品“功能”,但降低 VR 系统的整体成本是所有公司的重要目标。

  Facebook 的 Oculus Go 起价仅为200美元,这非常令人难以置信,它能够带给你 VR 的入门体验。而像联想即将推出的 Mirage Solo 这样的 VR 设备价格直逼400美元,它能够让你的头部有充分的自由移动,当然手部的移动依然有所限制。

  然而,人们需要充分的手部自由移动才能有真正的互动体验。Oculus 在十月份推出的最新型 Santa Cruz 原型机就是一款这样的全新 VR 设备,它具有清晰的视觉效果和灵活的手持控制器。设备上精准放置的相机甚至可以抓拍到用户身后的虚拟物体。2019年,Facebook是否愿意为此类设备的消费版本投资,从而将 VR 设备带入到寻常百姓家呢?具有图形、电池、跟踪、显示和全自由控制器是独立 VR 设备未来期待的样子,但是涵盖这些功能的同时能够做到低成本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且风险巨大。

  Inside-Out 追踪

2019 年对 VR 设备的五个期待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