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02-26 / 2021 浏览:
当前位置:首页主页 > VR资讯 > VR新闻 > 翻开交通地图,这条路格外引人注目

翻开交通地图,这条路格外引人注目

翻开中国交通地图,纵横交错的路网中,有一条主线格外引人注目——它东起青海西宁,向西翻越9座大山、横穿108条河流,唤醒千年冻土、打开亘古石峡,连接起日光城

  翻开中国交通地图,纵横交错的路网中,有一条主线格外引人注目——它东起青海西宁,向西翻越9座大山、横穿108条河流,唤醒千年冻土、打开亘古石峡,连接起日光城西藏拉萨——它就是举世闻名的青藏公路。

  青藏公路

  1954年12月25日,青藏公路同川藏公路交会于拉萨,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共同织就了一条全长4360公里的“哈达”,献给了藏族同胞,结束了西藏数千年来封闭的局面。在世界筑路史上镌刻下新奇迹的同时,也开启了几代交通人养好公路、保障畅通的新担当。

  从简易路到沥青路,从雨季冬季受阻到全年安全畅通,从“生命线”到“连心线”……65年来,蜿蜒伸展1937公里的青藏公路,承担着85%以上进藏物资和90%以上出藏物资的运输任务,成为名副其实的民族团结之路、文明进步之路、藏区各族同胞共同富裕之路。

  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就“两路”精神作出重要批示5年来,青藏公路管理养护高质量发展,应急保障能力大踏步前进,综合服务功能全面完善,通向雪域高原的康庄大道越走越宽广,将祖国母亲同藏区儿女拉得更近更亲。

  座座城镇日日新

  这是一条共同富裕路——通车以来,青藏公路有力促进了西藏、青海经济发展,公路沿线及货物集散地逐渐兴起一座座新城,藏区村庄摆脱贫困、迈向小康。

  远望,湖水与雪山连成一体,朵朵白云的形与影隔地平线相望;近看,亮晶晶的盐花分布在湖边,或一片片、或一簇簇,仪态万方。这里是“天空之镜”茶卡盐湖,距离西宁约300公里,青藏公路从旁通过。

  “如果没有青藏公路,我们就不可能有如今的发展。”青海茶卡盐湖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建康说,景区95%的游客是乘车而来。2016年,盐湖景区开园,当年接待游客195万人次、车辆33万辆次,2018年这两个数字迅速增长到330万人次、56万辆次。

  在茶卡镇人大主席路通的记忆中,上世纪80年代,从茶卡到西宁需要3天;而沿青藏公路新建京藏高速公路青海段后,车程只需3个半小时。日益畅通的青藏线,给茶卡发展增添了新动力。

  “交通便捷,信息不再闭塞,走出去的人们开了眼界。”路通告诉记者,近5年来,镇上电商发展如火如荼。2016年,茶卡镇上有了快递网点,更多的牛羊肉、盐湖工艺制品通过网上外销。去年6月,茶卡镇社区电子商务服务点投入运营,至今累计收发快递7万余件。全镇农牧民人均纯收入由2016年的1.1万元增长到了2018年的1.78万元。

  新城因路而兴,乡村因路而富。

  驱车行驶在青藏公路都兰县察汗乌苏镇路段,一片片墨绿不时映入眼帘,田野间生机勃勃。走近一看,一棵棵大约1.5米高的枸杞树遍布田间,一粒粒果实挂满枝头。

  “再过20天,这些红果果就能成为金果果。”7月30日下午,站在村头的枸杞林旁,察汗乌苏镇西庄村委会主任安德良自豪地向记者说起了脱贫事。

  今年55岁的安德良是回族人。2013年,他在村里率先成功试种枸杞,随后村民们纷纷跟进。现在,村里枸杞种植面积已达1100亩,年产27万多斤。“到9月底,这片还能再采摘一次。交通方便了,上门收购的商人多,我们能卖上好价钱。”安德良说,是青藏公路带动了村子的发展,村民出行方便了,不少人3月种好庄稼后出去务工,9月再回来,务农务工“两不误”。如今,西庄村74户264人的人均年收入也从5年前的不到3000元,增长到8000多元,家家户户盖起了新楼房。

  不通火车和飞机的都兰县,对外联系只有依靠公路运输。青藏公路都兰段长369公里,72个农业村及10个牧民定居点超4万人分布于沿线15公里之内。青藏公路既是“生命线”,也是“经济线”。

  香日德镇是青藏公路直接穿越的4个乡镇之一。65年前的声声驼铃回荡在青藏公路的修筑现场,香日德是当时的物资、人力、驮畜的集中地;青藏公路通车后,骆驼运输逐渐淡出历史,取而代之的是“钢铁”驼队。

  都兰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马海龙告诉记者:“全县每天的过境车辆接近5000辆,带动沿途196家住宿餐饮店、89家商店、514家食品店正常运转,一年创收近5000万元。”

  2016年年底,都兰县脱贫摘帽,昔日的唐蕃古道驿站正在焕发新光彩。

  橙色风景亮高原

  各族群众的每一次便捷出行、过往车辆的每一次安全抵达,背后无不饱含高原养路工的辛勤付出。

  65年前,慕生忠将军率领2000多名筑路者,在“生命禁区”用鲜血和生命铺筑了雪域天路;65年来,一代代交通人接续奋斗、甘当铺路石,倾情守护着这条“生命线”的安全畅通,也成为流动于雪域高原的橙色风景线。

  慕生忠将军

  “那里海拔有4500多米,风大雪多,寒冷缺氧,连鸟都很少见。”回忆起那段峥嵘岁月,今年80岁的格尔木公路段退休职工吴战瑞记忆深刻。

  1964年,吴战瑞来到原青藏公路81道班工作,养护风火山一带的道路。“上下班都靠两条腿,养路都是人拉刮板,砂石料用架子车运,推不到的地方还得人背肩扛。”吴战瑞说,那时的工作可以用四句话来形容,“两头不见日,屁股不落地,中午不休息,午饭走着吃(啃馒头)。”正是在那样的艰苦环境下,他一干就是31年。

  青藏公路通车典礼

  老一辈坚守奉献,新一代传承创新。

  正午时分,炙热的阳光下,海拔3200米的青海湖畔,青海湖公路段甲乙工区的马明强和工友们正操作割草机,清除道路边坡的蒿草,美化路容路貌。

  “现在是旅游旺季,每天车流量超一万辆,我们采取错峰养护的方式,每日清晨和傍晚上路清扫路面,整治新出现的道路病害。”马明强告诉记者,甲乙工区的12名养路职工承担着青藏公路47公里路段的养护任务,这段路是每年环青海湖国际公路自行车赛的必经路段。养路工人们克服人员少、任务重的困难,从早到晚扑在路上,整治道路病害,美化路域环境,让青海湖畔的“天路”始终保持通畅、安全、美丽。

  青藏公路青海境内全长1386公里,大部分路段地处荒漠戈壁、雪山草滩,海拔在2200米到5300米之间。

  “地理条件特殊、公路等级不断提升、日均车流量超万辆,给青藏公路养护保通增添了不小的难度。”湟源公路总段湟源工区工区长方万品,平时喜欢动手钻研。

  32年前,正值青春年华的方万品接过父辈手中的铁锹,成为了一名养路工人。2010年以来,方万品带头先后研制出公路路面清扫车、移动式电动升降高杆照明灯、小型养护机具拖车,全部获得国家专利,为守护青藏公路畅通无阻提供了技术支撑。

  从肩挑背扛、骆驼刮路的人工作业到现代化机械作业,从住地窝子、吃窖水到窗明几净的工区宿舍,变的是技术的进步、环境的改善,不变的是坚守初心和使命担当。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