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02-25 / 2021 浏览:
当前位置:首页主页 > VR资讯 > VR评测 > 三枪抗“疫”惊奇

三枪抗“疫”惊奇

原创 沈公子 青年横财发展会 新冠肺炎疫情还在持续,虽然大家陆陆续续开了工,但毕竟在家蹲了太久,这让上班仿佛成为了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 但也不乏逆势加大生

原创 沈公子 青年横财发展会

三枪抗“疫”惊奇

新冠肺炎疫情还在持续,虽然大家陆陆续续开了工,但毕竟在家蹲了太久,这让上班仿佛成为了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
但也不乏逆势加大生产规模的工厂和忙到不可开交的劳动者们,这其中,尤以口罩、防护服这类疫区急需品生产企业最为忙碌。
甚至很多平时在我们印象中跟医疗物资八竿子打不着的企业,也在赶工。
酒厂改产医用酒精,彩妆企业做起了消毒液,甚至中石油、中石化等大国企,都利用原料和生产线的优势,生产起了口罩。

三枪抗“疫”惊奇

不过大多数企业毕竟是匆忙改工,难免有磨合期,生产效率令人捉急。
燃鹅,这其中的一家企业非常提气,做到了日产5000套防护服的水平,2月5号交付了第一批民用防护服。

三枪抗“疫”惊奇

企业还保证,很快日产量就能上到8000,奥利给。
这家企业,是我们极为熟悉的老牌秋衣秋裤大厂——上海三枪集团。

三枪抗“疫”惊奇

三枪这个牌子旁友们应该不陌生,它基本上是每个80、90后们的冬日童年回忆,直到现在,也在大超市、小便利店里的内衣裤货架上永不缺席。

三枪抗“疫”惊奇

△ 熟悉的感觉
小时候,贴身衣裤这类商品可供选择的品牌不多,做广告的更是寥寥无几,三枪便是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个。
上世纪80年代电视剧《上海滩》大火,全国人都会哼两句“浪奔浪流”。三枪集团趁势买下了《上海滩》主题曲末尾的三声枪响,用作自己的宣传广告。
虽然听上去有些魔性,但广告词却真诚直率得可爱,“砰砰砰”的声音也确实镌刻在了大家的脑袋中。

三枪抗“疫”惊奇

△ 品品广告词:“保暖、挡风、有弹性”、“冬天一把火”
每年入冬,父母都会带我到百货大楼买一套棉毛衫棉毛裤——首选就是三枪,老牌子,质量好,穿着放心。
十几年前有一套三枪,和现如今身穿ck相比不遑多让。
直到现在,即使我已经过了忘穿秋裤的年龄,还是存了一套穿了很久的三枪保暖内衣。
因为产品过于深入人心,在很多人印象中,三枪集团,就是个“做棉毛衫棉毛裤、保暖内衣的”,堪称低配版沪上优衣库。
但你要真拿它和优衣库相比,那就着实是辱枪了。
广义上来说,三枪集团成立于1928年,比很多人的爷爷辈儿都年长。
那会儿山河破碎风飘絮,实业救国的观点盛行,在这种大环境下,上海的民族工商业者干庭辉便成立了一家小纺织厂莹荫针织厂。
干庭辉酷爱射击,1937年在各类射击比赛中拿到三连冠之后,便注册了商标“三枪”。

三枪抗“疫”惊奇

△ “三枪”商标注册批准书
品牌的奋斗固然重要,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适逢卢沟桥事变,爱国情绪空前高涨,支持国货之声络绎不绝,自带爱国基因的民族品牌三枪一炮走红。
说三枪自带爱国基因,绝非虚言。
三枪集团经历了近90年的风风雨雨,从公私合营到改名“国营上海针织九厂”再到如今的三枪,任他雨打风吹,一直岿然不动。

三枪抗“疫”惊奇

在上世纪波诡云谲的大环境中,民族企业能坚持下来,就是在为国家建设做贡献。
2003年非典时期,举国上下也是口罩奇缺。当时的三枪接到了生产口罩的死命令。
平时的车间多用于生产成衣,突然改产口罩,生产线的改造需要耗费一定的人力、时间以及技术成本,再加上员工召回困难、消毒措施缺乏以及审批问题等等,困难重重。
燃鹅头硬的三枪集团愣是在2天之内搞定一切,甚至在原材料不足的情况下,拿出自己存储的优质纱棉投入生产,保证了每天向北京供应20万个口罩的任务。

三枪抗“疫”惊奇

而17年后的新冠肺炎疫情,三枪集团在春节期间,再一次短时间内复工并保持高产量,用远水解近渴。

三枪抗“疫”惊奇

我们当然可以说,非典时期攒的经验,让三枪集团面对此次疫情能够做到快速响应。
但看问题不能只看我们身边发生过什么事情,还要看我们做了什么事情。
“预则立,不预则废”,诚不我欺。
三枪集团这波又快又稳的操作,靠的是多年的纵横布局,才有如今的厚积薄发。
能快速号召人马,说明凝聚力和组织力强,这是管理水平的体现。
能平稳改产口罩,说明设备优质、生产线多元化;这是技术水平的体现。

三枪抗“疫”惊奇

△ 78小时,改造流水线转产防护服
这两点,对于很多管理经验丰富的外企以及新兴产业中“船小好调头”的公司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对于一个老牌的大型民族企业,这无异于创新之举了。
受限于外部环境变化、管理者的知识水平以及企业本身的运作模式,国内的很多民企更多地关注相对务虚的企业管理,而忽略了相对务实的产品创新层面上的问题。
虽然民族品牌有自己深厚的积累,但过高的机会成本,也恰恰是他们革新路上的绊脚石。
换言之,“吃老本儿”很容易成为短期内较为明智、但对长期发展不利的决策。
正如《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中所提到的观点——“不可能在同一个企业中兼顾老业务和新业务”——用户群体、企业盈利目标、资源分配等因素制约了很多原本能够破局的战略规划。
再加上改革开放以后,不少行业都是外企进入大多针对高端市场,而以小作坊为主的私企凭借超强的复制能力攻占了低端市场。
这也是为什么相当长一段时间,很多曾经在人民群众心中有口碑有质量的产品和品牌,因为定位模糊且“不思进取”,在外来者与新晋者的左右夹击败下阵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