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01-10 / 2020 浏览:
当前位置:首页主页 > VR资讯 > VR新闻 > 信托业强监管延续 逾650万元罚单已落地

信托业强监管延续 逾650万元罚单已落地

信托业强监管延续 逾650万元罚单已落地

(原标题:信托业强监管延续 逾650万元罚单已落地)

新年伊始,在银行业频频被天价罚单引发震动的同时,信托业的罚单数量也在悄然增多。1月24日,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9年1月还没过完,已有华润信托、中铁信托、国民信托、国联信托等公司被监管机构公示罚单,累计罚没超650万元。业内人士预测, 2019年监管层将延续2018年“严”的主基调,投资规模占比不断提升的房地产领域会是信托重点关注的领域。

罚单密集落地

据银保监会日前开出的行政处罚书显示,华润信托因房地产开发二级资质审查不符合要求、未正确填报政府融资平台业务报表、合格投资者穿透审核不符合要求、个人理财资金投资信托劣后受益权、协助保险资金投资于通道类信托计划、违规代持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股权。六项问题被银保监会深圳监管局罚款46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的150万元,合计罚没610万元。

华润信托的罚单也刷新了近两年来信托公司的受罚纪录。此外,中铁信托、国民信托、国联信托均收到了监管部门的处罚,共罚没67万元。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这几家信托公司被监管部门处罚的时间,大多数都集中在2018年12月。

从具体处罚缘由来看,各家信托公司被罚原因多种多样,中铁信托因“虚报、瞒报金融统计数据”被央行成都分行处以2万元的罚款。国民信托则因为“管理信托计划信息披露不及时”,被银保监会北京监管局给予3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国联信托因为“违规接受地方政府担保”被银保监会无锡监管分局罚款35万元。

业内观点认为,2019年强监管仍将延续,在强监管的外部环境下,信托公司频繁收到罚单,将对公司业务开展、企业评级、自身形象等带来较大影响。

房地产信托风险引关注

事实上,信托业收到罚单数量增多的现象从2017年就出现。对比数据显示,2016年信托业共收到9张罚单,2017年直接翻了一倍多,共18家公司遭22次行政处罚,处罚金额合计935万元。尤其在12月罚单量骤然上升,单月开出10张罚单,占全年数量近半。2018年,信托业全行业一共收到28张罚单,共有17家信托公司被罚。

在分析人士看来,2019年,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是监管关注的重点之一,严监管、控风险,毫无疑问会继续贯穿2019年。对于信托业近年的处罚情况,普益标准研究员夏雨认为,对于信托业而言,2019年监管层将延续2018年“严”的主基调,但会不会“严”中有松、“严”中有放,还需要根据经济、金融环境而定,特别是在2018年四季度GDP增速创下近十年新低之后,以服务实体经济为主的金融业监管或许会存在一定放松的空间,但“严”字当头的基调不会改变。

夏雨进一步指出,从2018年四季度一系列监管走向看,监管层开始通过引导资管行业来实现一定的调控目标,例如民营企业纾困方面,这恰好与信托行业最大的投资领域“工商企业”相契合,预计这将会是2019年信托业务的监管重点。此外,投资规模占比不断提升的房地产领域,也将会是信托监管的一大板块。

根据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数据,截至今年1月4日,2018年全年共有68家信托公司累计发行集合信托产品15090款,发行规模为2.154万亿元,同比减少9.47%。而房地产类信托是2018年信托公司集合类信托规模增长的主力军。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4日,2018年各季度地产类信托募集资金分别为1202.9亿元、1683.58亿元、1662.37亿元和1524.23亿元,同比上升133.96%、43.69%、32.36%和6.87%。

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研究员喻智表示,房地产市场虽历经调控,但房企的总体利润率水平较高,可以承受较高的融资成本,信托收益高。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过热,一二线城市调控仍未放松,经历前三季度房地产类信托的大量募集,风险已经有大量积聚的迹象。

合规压力加大

随着资管新规的正式下发,信托公司面临的合规压力将会更大。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信托监管一直强调监管评级和分类监管相结合,对于评级结果良好、业务创新能力强、风险管理水平高的公司,在各项监管的配套政策上都会有所倾向。

根据《中国银监会关于支持信托公司创新发展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必须是监管评级达到一定等级之上的公司才能享受到创新发展方面的优惠政策。因此,若信托公司受到行政处罚,有可能被评定为较低级别,从而失去更好的发展机会。

那么,在严监管常态化的形势下,信托公司如何力保合规经营?“在当前环境下,合规经营的重要性甚于业务拓展。从2018年信托业收到的监管罚单来看,建立完善的内控管理体系、健全信息披露规范性、加强资金运用管理、严格按照要求审慎放贷等都有助于解决当前行业存在的不合规问题。另外,在‘限通道、压缩嵌套’的大环境下,自然人投资者在选择信托公司时,很可能重点考虑信托公司的声誉。如信托公司被多次行政处罚,多会给投资者一种制度不健全、业务不规范的印象,导致其在吸引投资者方面的竞争力显著下降。整体来看,完善业务监管体系,提升项目管理能力,是未来打造合规经营的重点。”夏雨说道。

信托业资深研究员袁吉伟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未来转型主要还是回归本源,加强服务实体经济和高端客户。继续深耕非标业务,发挥投贷联动作用,运用供应链金融、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模式,提升专业水平,积极服务实体企业投融资需求,深入参与产业资源整合和价值创造,有机会型业务发展向专注、综合型业务模式发展。服务高端客户,发挥信托制度优势,满足财富管理需求,针对超高净值客户的财富传承等提供综合解决方案。

“此外,还要发挥信托制度优势,积极创新,积极发展社会经济发展,开展各类财产权信托、慈善信托、养老信托等,拓宽信托制度应用空间和应用深度。”袁吉伟说道。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宋亦桐

netease

------分隔线----------------------------